这十多天的搜查已经让剑王城的人有些不耐烦了

分享到:
  等那名鬼王宗的武者来到山谷面前时,立刻便有两名三花聚顶境界的武者鬼王宗从黑暗中隐现出来,指着楚休警惕道:“他是谁?鬼心你疯了,竟然带着外人来这里?”
 
    鬼心连忙道:“他是关中刑堂的建州府巡察使楚休,说是要来跟师兄做一个交易的,他只是一个人来的,并没有跟着其他人。”
 
    其他两名三花聚顶境界的武者打量了一下楚休,看到对方只有外罡境的实力,也是不由得放下心来。
 
    一个外罡境的武者在这里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他们可以将楚休任意拿捏。
 
    只不过他们却没有见识过楚休的实力,阵字诀内缚印一出,速度爆发到极致,方圆之内任我纵横,哪怕是全盛时期的五气朝元境武者,楚休都有把握在其手中逃脱,更别说是眼下一个重伤的五气朝元境武者了。
 
    “先在这里等着,我去跟师兄通报一下。”
 
    片刻之后,那名鬼王宗的武者走出来,看了楚休一眼道:“进去吧,师兄在里面等着你呢。”
 
    楚休跟着那名鬼王宗的武者走进山谷,其实里面并没有多少人,只有五名先天境界的武者在一旁侍候照顾。
 
    而鬼王宗这些人的师兄鬼冥,那位五气朝元境武者也是有些超乎楚休的预料。
 
    之前楚休以为对方肯定是一个老头子,毕竟那鬼心看年龄也不小了。
 
    但这鬼冥实际上却是很年轻,看模样才三十多岁,相貌英俊,只不过那苍白的面色和猩红色的眼眸却是略显邪异。
 
    此时楚休能够感觉出来,对方的实力很不稳定,在五气朝元和三花聚顶之间来回跳跃着,显然伤势还没有彻底好利索。
 
    “你便是楚休?”鬼冥声音低沉嘶哑的开口问道。
 
    楚休拱拱手道:“正是,这次我来也是准备跟诸位商谈一下合作的事情。”
 
    鬼冥皱眉道:“合作?你是关中刑堂的巡察使,之前还在外界大力搜捕我鬼王宗的人,结果现在你却跟我说什么合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楚休淡然道:“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一切都是要看利益的。
 
    之前你们鬼王宗的人在我建州府的地盘上杀人,影响到了我的生意,我自然要搜捕你们。
 
    但现在剑王城的人狂妄自大,却是影响到了我更多的生意,所以我才来找你们合作的。”
 
    鬼冥看了楚休一眼道:“既然你说合作,那你准备怎么个合作吗?”
 
    楚休沉声道:“很简单,眼下剑王城知道你重伤未愈,所以才大肆追杀你,但我却可以在暗中给你们所需的灵药,你们也不用偷偷摸摸的采买这些东西了。
 
    等到你伤势痊愈之后,再设下陷阱勾引剑王城的人来,最后将其埋伏斩杀,你们便可以轻轻松松的离开关中了。
 
    对了,你们要杀的还不止剑王城的人,最后再把商州府巡察使卫寒山也给引来,将其也一并杀了。”
 
    鬼冥皱眉道:“卫寒山跟你一样都是关中刑堂的巡察使,你又为何要杀他?还有我怎么相信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楚休淡淡道:“有人挡了我的路,我自然要将其除掉,正是因为他跟我都是关中刑堂的巡察使,我这才不好下手的。
 
    至于我说的是不是真的,这点你们只要派人去打听一下便知道了。
 
    整个建州府的人都知道,我跟卫寒山不和,双方起冲突可不是一次两次了,若是给卫寒山机会,他也不会放过我的。
 
    还有剑王城的人,就在昨天白天,我还跟剑王城的人动了手,这点你们去罗城,也能轻易便打探出来消息。”
 
    鬼冥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忽然嘴角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道:“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宗门也不过如此。
 
    我鬼王宗杀人炼丹,祭炼阴鬼,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也知道自己这辈子多半没什么好下场,不过却不像是你们这帮正道中人那般虚伪,明明心中恨不得杀了对方,却不敢正面出手,只敢在暗中算计来算计去的。”
 
    楚休的面色有些古怪,说实话,踏入江湖这么长时间,有人说过他心狠手辣,也有说过他心机深沉,但还是第一次有人把他归于正道这一边的。
 
    不过楚休也没有多说,他只是淡淡道:“什么是正道?什么又是魔道?只不过是外人牵强附会所加上的标签而已。
 
    利益在前哪有那么多的圣人?这天下上千年才出了这么一个楚狂歌而已,况且我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所谓的正道。
 
    诸位,你们想好了没有,我的条件你们是否答应?”
 
    鬼冥一挥手道:“条件我答应了,不过你也不要妄想在其中耍什么阴招,否则后果,你是不会想知道的。”
 
    楚休耸耸肩,无所谓的点了点头道:“放心,跟我楚休合作过的人都不会吃亏的,不信诸位可以看看现在建州府的几个势力,若是不跟我合作,他们现在赚的能那么多?”
 
    鬼冥轻哼了一声,让人把他们需要的灵药名单交给了楚休之后便让他离去,同时他们则是给了楚休一个奇异的白骨阵盘,以后联系必须要用这东西才行,这座山谷他们是没打算呆了。
 
    鬼王宗的人也算是谨慎,这地方楚休既然来过了,他们便要防备着楚休一手。
 
    万一楚休若真的是在坑他们,走了之后便带着剑王城的人来这里绞杀他们,那他们可就危险了。
 
    离开鬼王宗的山谷之后,楚休直接一路回到了建州府巡察使堂口内了。
 
    此时鬼手王等人都在等着楚休,看到楚休回来,鬼手王连忙问道:“大人,您已经跟鬼王宗的人联系上了?”
 
    楚休点了点头,拿出鬼王宗所需的灵药名单道:“看看,这是不是炼制五气朝元丹的材料?”
 
    鬼手王看完之后点了点头道:“是,不光是炼制五气朝元丹的材料,其中还有一些是炼制三花聚顶境界武者所需要丹药的材料,也都是鬼王宗的一些特色丹药。”
 
    楚休点点头,眼睛一眯道:“鬼手王,你当初给你那鬼王宗的便宜师父下药用的是什么手段?能不能用在这些丹药里,最好是让他们恢复完势力之后,再让毒素发作。”
 
    一听这话,鬼手王等人顿时就愣住了,他诧异的问道:“大人,您不是要跟鬼王宗的人合作嘛?怎么现在还要给他们下毒?”
 
    楚休决定跟鬼王宗合作坑掉剑王城的那些人他们是知道的。
 
    对于这点鬼手王等人倒是感觉很正常。
 
    剑王城那帮人如此霸道,还有那卫寒山也总给楚休找事情,以楚休的性格能忍下他们才是不正常的。
 
    况且若是不尽快把他们解决了,楚休好不容易在建州府打下的根基可就要白费了。
 
    而杜广仲等人虽然也是暗惊楚休的大胆,不过他们都已经见识过楚休的狠辣程度了,而且现在他们也是上了楚休的贼船,下是下不来了,只能乖乖听话跟着楚休一条路走到黑。
 
    不过现在听楚休这意思,他是准备两边都坑?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坑人
 
    听到楚休最后竟然要连鬼王宗都要坑,鬼手王等人都是用一副奇异的目光看着楚休。
 
    翻脸不认人说的应该他们家大人这种情况了,只不过杜广仲不敢说,鬼手王也是人精样的人物不会说。
 
    一旁的唐牙不明所以笑了两声,而雁不归则是两眼望天,一副自己什么都不管的模样。
 
    楚休敲了敲桌子道:“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跟鬼王宗合作之后,万一他们以后用这一点来要挟我怎么办?还是全都干掉比较保险。”
 
    一听这话,杜广仲等之前建州府巡察使堂口的捕头顿时哆嗦了一下,想到了之前被楚休干掉的伍思平。
 
    幸亏那个时候他们选择了臣服楚休,否则的话他们便是那个被杀人灭口的目标了。
 
    当然楚休准备顺便坑鬼王宗一把也不光是为了要杀人灭口,更是为了鬼王宗身上的东西。
 
    他倒是很好奇,鬼王宗的身上究竟有什么东西,竟然能让剑王城的人为此追杀他们上千里,难道这东西当真是跟昆仑魔教有关?
 
    鬼手王那边仔细的想了想,道:“在药材上做手脚倒是好办,但难的却是不让鬼王宗的人发现。
 
    当初我坑了我那便宜师父时,其实用的是偷梁换柱之计,一开始的时候我给他都是正常的灵药,但最后几次给他的灵药却是在其中掺杂了一些属性相克的药物。
 
    炼丹之道本来就是复杂的很,一不小心,丹药就有可能炼制成毒药。
 
    特别是鬼王宗的人,他们的功法当中虽然是魔道一脉,但其中却是包涵了不少道家分支的东西,五行生克这方面做的最为严谨。
 
    只要弄好了,我倒是有把握在五行生克方面下手,在给他们的灵药上做一些手脚,让他们伤愈的同时体内也潜藏着危机,到时候只需要用药引将其引爆就可以了。”
 
    鬼手王擅长的东西很多,什么阵道暗器易容之类的他都会一点,现在看来在丹道之上,鬼手王也是擅长一些的。
 
    只不过他说的那些东西大部分人都听不懂,包括楚休也是如此,除了杀人修炼,楚休也懒得去专研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身为上位者,本身也用不到了解这么多,所以楚休直接问道:“你有几成的把握?”
 
    鬼手王信心十足道:“对方只有一名受伤的五气朝元境武者而已,我有绝对的把握对方看不出破绽来。
 
    只不过要利用五行相克将药力埋伏在对方的体内,我也一样需要一些特殊的灵药材料才行,找到一样很简单,不过全凑齐可就有点难了。”
 
    楚休随意的摆了摆手道:“放在别的地方可能会难,但别忘了这里可是关中之地,来往三国客商这么多,什么东西找不到?
 
    你把你想要的东西写一张单子给我,我直接去找罗家老祖他们,让他们来凑齐。”
 
    听到楚休这么一说鬼手王这才反应过来,这里可是关中,天下间商贸最为繁华的关中之地,虽然是龙蛇混杂,但三国当中大部分的东西可都是能在关中之地找到的。
 
    鬼手王将自己所要的东西全都告诉了楚休,楚休这边也是立刻让罗家老祖发动整个建州府的力量来帮鬼手王找齐这些东西,当然都是暗中崽进行。
 
    拿到这些东西后,鬼手王便开始在送往鬼王宗的那些灵药上面做一些手脚,十分隐蔽,只不过是通过其他的药物在原本这些就带有一定属性药材上加了一点料而已。
 
    如果说原本药材的属性只是单纯带有五行属性的灵药,在鬼手王增添了那些东西之后,这些草药当中便带有着另外一重属性,一重跟这草药本身属性完全相克的东西!
 
    看着那些基本上没有任何变化的药材,楚休点了点头道:“不错,我这就给鬼王宗的人送去。”
 
    对于自己做的这些手脚会不会被鬼王宗的人发现,楚休一点都不担心。
 
    不被发现就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被发现了嘛,那楚休便顺水推舟,直接把鬼王宗余孽的位置暴露出去就好了,然后带着剑王城和关中刑堂的人将其彻底绞杀。
 
    至于鬼王宗会不会说出楚休跟他们勾结的事情,楚休更是一点都不担心。
 
    他是关中刑堂的巡察使,对方是无恶不作的魔道凶徒,大家到底应该信谁的,这种事情还用得着问吗?
 
    联系到鬼王宗之后,楚休暗中将东西送过去,鬼王宗的人虽然也细心检查了一番,但却却并没有检查出什么不对来。
 
    鬼手王虽然算不得鬼王宗的正式弟子,但他毕竟是曾经跟鬼王宗的弟子接触过那么长的时间,还是对方名义上的弟子,对于鬼王宗的了解虽然算不上深,但也绝对不算少了,他暗中做的手段便相当于是鬼王宗内部出了叛徒,鬼冥等人想要将其发现,还当真是难的很。
 
    十天之后,鬼王宗那边就已经在充足的灵药之下炼制出了足够的丹药,快速的恢复好了自身的伤势,并且联系楚休,准备对剑王城动手。
 
    建州府巡察使堂口内,楚休看着鬼王宗传来的消息,眼中露出了一丝杀机来。
 
    卫寒山跟剑王城那帮人这段时间可都是没少折腾他,现在一切应该结束了吧?
 
    楚休这边立刻让鬼手王和杜广仲等人集结手下的人,不过却不是全集结,只是集结手下值得信赖的心腹。
 
    而此时剑王城那里,这十多天的搜查已经让剑王城的人有些不耐烦了,他们废了这么大的力气,结果却是连一丁点的蛛丝马迹都没有,这甚至让顾江流都怀疑对方是不是都已经离开关中之地了。
 
    而且那建州府楚休的不配合也是让顾江流恼怒的很,一个小小的外罡境武者也敢跟自己如此嚣张狂妄,还敢威胁自己,当真是不知所谓,也不知道上下尊卑。
 
    只不过这里毕竟是关中,对方又是关中刑堂的巡察使,顾江流也不能真把对方怎么样,否则就是在打关中刑堂的脸了。
 
    但若是让他发现这楚休离开关中,被他碰到,那时候他绝对会让这楚休来求自己的!
 
    就在顾江流想着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时,卫寒山忽然一脸兴奋的找来顾江流道:“顾先生,我这边发现了鬼王宗的踪迹!”
 
    顾江流猛然间一起身道:“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卫寒山连忙点头道:“是真的,这帮鬼手王的余孽奸猾的很,原来他们竟然化整为零,易容之后每个小城都只有一个人,我们之前是按照一群人去查的,自然便忽略了踪迹。
 
    这次也是幸亏我手下意外听到了两个鬼王宗余孽的接头谈话,这才把对方给找出来了。

欢迎转载时时彩杀号_重庆时时彩杀号定胆_重庆时时彩杀号公式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时时彩杀号_重庆时时彩杀号定胆_重庆时时彩杀号公式 » 这十多天的搜查已经让剑王城的人有些不耐烦了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