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条大家伙身子前前后后流窜

分享到:
而那条超巨鱼刚才……正是占了那点光,而尝到甜头了,于是才有了之后的食髓知味,流连忘返。
 
    “眼下这等状况,只怕等闲难以脱身,既然脱身不得,那我干脆就趁这功夫研究研究这鱼?”
 
    云扬精微运转圣水决,确保自己始终保持在水流状态,在这条大家伙身子前前后后流窜,仔细研究此鱼的身躯。
 
    “此鱼闹出的动静虽大,却并没有令我感觉到任何的危险气息,杀伤力华而不实,不足为道……却不知道这鱼好吃不好吃?可惜这江里的鱼看得见摸不着,更加捉不到,遗憾遗憾!”云扬突然忽发奇想:“对了,既然此鱼体积如此庞大,会不会有内丹呢?”
 
    此念一生,云扬随即又萌生出想要再进入这大家伙的肚子去看看。
 
    想做就做。
 
    云扬这次却是刷的一下子,主动钻进了大家伙嘴里。
 
    大家伙正在大张着嘴往里吸,期盼再度吞到好东西;但新一轮的吞吸还没正式开始用力,突然感觉一片水流刷的一下子自行冲进了自己嘴巴,径自涌进肚子。
 
    大家伙顿时张开几乎能生吞城门的大嘴,一下子愣住了。
 
    咋回事?
 
    这是咋回事呢?
 
    不说大家伙疑惑满满,云扬那边已经顺利地进入了大鱼的肚子。
 
    原本本体状态不能真实接触的月魂江鱼,水流状态却是可以实体接触的!
 
    云扬小心运转圣水决,一路寻找过去。
 
    在他这般小心控制之下,自然不虞会再那超巨鱼的本能反应被喷出去。只是如此一来,这个大家伙所能沾到的光也就相对越多,且会越来越多!
 
    大家伙至今仍旧没有搞明白咋回事,但却知道对自己有好处的东西又被自己吞了,而且还有在自己肚子里长治久安的态势。
 
    出于自身本能,同时更怕同类来抢,急疾收敛动静,欢天喜地全力以赴往前冲。
 
    带着云扬一路的呼呼往前奔。
 
    但就这移动速度而言,比云扬圣水诀第一层的水行速度快了何止十倍!
 
    但这大家伙却不会想到,在自己肚子里这家伙根本就是不怀好意。
 
    此刻更已经慢慢的摸到了超巨鱼的要害所在。
 
    鱼腹悠游的云扬蓦然感觉前面隐隐亮光闪过;自然循光而进,持续缓缓前行,及至来到光亮处定睛细看。
 
    即便以云扬的沉稳,竟也不由得一声惊呼,我的乖乖!
 
    却见自己的前方彼端,赫然悬挂着一串巨大无比的……葡萄!?
 
    嗯,应该说是如同葡萄一般的物事,个头比之葡萄可要大得太多了!
 
    眼前这一串巨型葡萄,大约有四五十颗,每一颗都呈现浑圆的,无色的;晶莹剔透。
 
    目测体积,大抵每一颗都有西瓜大小,尽都散发出无尽灵气,浓郁至极!
 
    而眼前这种特异灵气,在是让云扬感觉舒服的同时,又生出一种微妙感觉:我明明从来没有见过,却让我感觉很熟悉——这种奇怪的感觉。
 
    一直到云扬看到里面闪烁着的冷幽幽的清光的时候,才终于恍然大悟,心中冒出来一个念头。
 
    “这……这分明是月华之气!”
 
    云扬尝试着水流凝成手形,用手去抓,两只手抱住一颗,用力的往下扯。
 
    随着嚓的一声轻响,竟当真被云扬扯下来一颗。
 
    外面优哉游哉的往前走的超巨鱼。对此居然毫无所觉,完全没有任何异样。
 
    难道它都感觉不到疼么?
 
    早已分出部分神识观测超巨鱼动静的云扬直接愣了,他甚至已经做好超巨鱼反应奇大,要折腾个天翻地覆的准备,可是超巨鱼竟然全无异样,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这岂非是怪事一桩?!
 
    然而下一刻的变化,就让云扬更加的愣然不解。
 
    因为……云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水相凝形所化的双手所捧的大西瓜葡萄珠子,无声无息的破碎了,然后那股气息瞬时逸散,再不复见。
 
    自己手中空空如也。
 
    然后,刚才那一大串被自己摘下来一颗的缺漏位置,又自滋生出来一颗新的西瓜葡萄!
 
    “……”
 
    云扬一阵无语!
 
    不会这么邪乎吧?
 
    话说我刚刚进入月魂江,就给我这么大一个惊喜?
 
    云扬一连尝试了十几次,最终都是徒劳无功,白费力气。明明有股浓郁灵力就在眼前,可自己就是无法吸收;西瓜葡萄摘下来很容易,但人家还会自动回去!
 
    云扬连番尝试无果,直接抓狂了!
 
    现在这状况,分明就是看着一座宝山就在自己面前三尺,山高万丈,自己只要掰下一块,这辈子就衣食无忧了。
 
    但自己这边好容易掰了一块下来,不等自己真正拿走,人家又自己黏了回去。
 
    到手一瞬非是等同真正拥有,自己竟是切实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确性!
 
    真他么的郁闷哪!
 
    这个现状让云扬很纠结。
 
    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是一种奇特的力量,而且,必然另有大用。
 
    但是现在的问题却在于,他无论如何尝试都拿不走!
 
    典型的看得到,甚至摸得着,偏偏就是拿不到手里边!
 
    这状况又何止是纠结,根本就是郁闷!
 
    此前云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奇怪的鱼,更加没有见过这等奇怪的水。
 
    还有这等玄异的神秘能量。
 
    世间传说中亦有极多神秘能量,威能殊异,然而云扬今日所碰到的这种,竟连传说中都没有提及的,足见其神异程度!
 
    盛传于天玄大陆,四大神秘水域之中的月魂江,今天终于在云扬的面前揭开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只不过,却不知道这一层面纱是最里面的那一层,还是中层,又或者只是最表层的面纱!
 
    云扬百般尝试总是无功,终于感到无计可施无可奈何,偏偏又不甘心,明明宝山在前,竟至空手而回?!然而就在其心神浮动的一瞬……又再次被喷了出来。
 
    “晦气!”
 
    云扬叹口气。
 
    第一次被那啥出去是事发突然,无可奈何,这次可就是自作孽了,晦气自招!
 
    可是机缘在前,云扬不甘心之下,再一次化作水流,再度进去;只是这一次云扬转换了一点寄身途径,普一进去之后,即刻转变心法,从水流的状态转化为一滴血。
 
    此亦是圣水决的神妙灵效之处,只要修行者修行有成,功力足够,举凡世间一切液态物事,皆可皆功法转化,当然,云扬现阶段功力尚浅,也就能化个血液什么的,比如水银、金汁、熔流云云,远远的力有未逮!
 
    但化身血滴之后,便可长久地附着于那超巨鱼的腹中,毕竟对于超巨鱼而言,现在的云扬已经是它身体的一部分,等闲难以分离。
 
    既然没有了被那啥出去的后患,云扬又再继续去搞那一串,嗯,葡萄。
 
    宛如西瓜那么大的灵气葡萄。
 

欢迎转载时时彩杀号_重庆时时彩杀号定胆_重庆时时彩杀号公式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时时彩杀号_重庆时时彩杀号定胆_重庆时时彩杀号公式 » 在这条大家伙身子前前后后流窜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